奈默輝

偷偷放個佣兵上來(○゚ε゚○)
畫渣94我~

日常摸魚~

我知道沒人看,就是想發2333

(1)

⚠警告警告⚠
筆渣一枚,不喜自噴
如有雷同,一定是你學我的╮(╯▽╰)╭

    「哇哇……啊哇哇……嗚嗚……」在某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裡,有一個嬰孩出生了,如果你仔細看的話,你會發現他的頭上長著兩個小小的兔耳,

  「孩子的媽…你看,這孩子的髮色是罕見的藍色……」一個青年用手戳了戳嬰孩的臉,

  「這個孩子是特別的……他的髮色很美…長得又可愛。真不愧是我的孩子……等等,孩子的爸,你不覺得哪裡不對嗎?」嬰孩的母親說道,

  「嗯……魔力……蜂湧而出…根源竟然是他啊!難怪可以在這時候就化為人形……」孩子的父親感嘆道,

  「對啊!那,他就叫默好了!」孩子的媽激動的說道,

  「為什麼啊?叫輝不是活潑點嗎?」孩子的爸疑惑道,

  「哎呀!這你就不知道啦?叫默是要他不要太過於凸顯他的能力,要懂得吃苦耐勞。懂嗎?」孩子的媽哭笑不得的解釋,

  「喔~希望他能幸福……」孩子的爸摸了摸嬰孩的臉頰。

  

  

   ——中間省略這對父母照顧這熊孩子的心酸史——

  

  

  「喂!蠢默,人類可是很危險的生物!要小心不要被抓了!不然,你就會變成毛皮大衣的一部分喔!」幾個孩子大人似的指著默的鼻子說道,

  「人、人類才不壞呢!」默頭低低的看著地板對手指,

  「哼,信不信由你,到時別哭著找我就好!」帶頭的小孩瞪了默一眼,便轉身離開,

  「他們到底是在發什麼神經啊。。。」默團子無奈的走回家,

  「爸~媽~」默團子軟綿綿撲向自己的父母,

  「怎麼啦~我的小祖宗?」孩子的父親單手抱起糰子,沒忍住捏了捏糰子小鼻子,獲得了一只淚汪汪的糰子,

  「啊啊……別哭啊…我錯了還不行啊……」不靠譜的老爸拖了拖糰子,防止他掉下去,

  「孩子的爸!!!你在幹嘛!去一邊!」孩子的母親將糰子抱過來不停的哄孩子,並將孩子的爸趕到一邊,

  「老婆……他有話跟我們說…………」孩子的父親在一旁弱弱的說道,被孩子的母親瞪了一眼,

  「喔?怎麼啦默默——」孩子的母親問道,

  「就是啊——為什麼我們家的兔妖要相信人類呢?村裡的人都說不能相信人類……他們還說人類很可怕,會把我們做成毛皮大衣……」默糰子抹掉眼淚,並不解的看著自己的媽媽,明明自己的爸媽都說人類都很有善的……

  「對啊對啊!村裡的人都說人類很可怕!」糰子的哥哥和姐姐跑過來湊熱鬧,

  「乖——寶貝啊,人類有好有壞,你得跟他相處才知道好人還是壞人啊~比如說,有些人長得很特別醜、個性特別兇,一開始你對他的偏見特別多,你可能會討厭他,但當你跟他相處久了,你發現他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壞,那豈不是誤會大了?要記得“日久見人心”,不要因為別人的外貌而擅自定義那人的好壞。那,你們要相信媽媽的話還是村民的話呢?」她微笑著看著孩子們,

  「當然是媽媽啦!」孩子們異口同聲道,

  「那,就不要聽信村民說的話啦~」她聽著意料之中的話點了點頭,

  「嗯~」糰子們回答。

  

  

  ——————在默糰子大約80歲時——————

  

  

  「媽!爸!我出門囉~」這是默糰子第一次自己去人間探險,

  「嗯~掰掰~」他的父母在後面揮手,才剛踏出家門就有人攔截,

  「喂默,給勞資活著回來!」男孩紅著臉說道,

  「知道啦~」默拍著他的肩膀笑了笑,便離開兔妖村。

  

  「啦啦啦~(*'▽'*)♪」默糰子大喇喇的走在人類的街道上哼著歌,沒有自覺身旁的人類異樣的眼光,突然有人類上前來擋他路,

  「呃…不好意思,借過。」他的呆毛一晃一晃的表示主人的不滿,

  「那個小弟弟啊~要不要吃糖呢?」是一個年輕男子擋在他面前,聲線約莫在17歲左右,手裡拿著糖葫蘆,

  「唔…好。」糰子想了想,麻麻叫他不要拿陌生人給的東西……但是,,,好想吃喔…嘛,我可是妖怪呢!應該不會怎樣。

  「那,作為交換,你帶我到你家好不好?我有東西要給你媽媽……」年輕男子將糖葫蘆遞給他苦笑道,

  「欸……好吧~」糰子開心的吃著糖葫蘆,恕不知接下來發生的事將會讓他後悔一輩子……

  

  「那,跟我走吧~」默牽著男子的手走進森林,

  「爸媽我回來了~我還帶了朋友回來囉~」糰子一進門就撲進自家爸爸的懷裡,

  「哎呦!我的小祖宗啊,你帶了誰回來啊?……乖乖待在地窖,等我叫你出來!」他的視線向門移去,然後他將糰子推到隱藏起來的地窖,然後………………碰!!!

  上面的打鬥聲音持續不斷,糰子在地窖害怕的縮成一團,呆毛也在不安的晃動著,等著等著,糰子就睡著了,等他醒來時,已經沒有了打鬥聲,

  「爸爸?爸爸你在嗎!」他害怕的拍著地窖的門,沒有回應……

  「我出來囉!」他破門而出,

  他以為他會看到他的父親和母親在他出來時對他微笑,然而他出來只有看到染上鮮紅色的泥土,嗅到空氣中滿滿的鐵鏽味……再往前走一點踢到了一個東西,他低下頭看,不看還好這一看不得了,這是人類的屍塊,糰子嚇得用風讓自己飛起來,他一邊飛一邊試圖從濃厚的鐵鏽味中找到一絲親人的氣味。

  就在他找到要放棄時,看到了四具疑似是他家人的屍體,

  「爸爸!媽媽!」糰子對空氣大喊,沒有回應……他發瘋似的飛往周圍尋找,可是那全是人類和族人的屍體,於是他再度飛到那四具屍體那,

  「爸爸?媽媽?」這次他對那四具屍體說,其實他早就知道那四具屍體就是他的家人,只是不想承認罷了。

  他下來用跑的撲到那堆屍體上,在他們身上磨蹭,他多麼希望他們能像平常一樣抱住自己,親親自己的臉頰,然後對他說“怎麼啦?我的小祖宗~”,回應他的卻是一片死寂,

  「你們醒醒啊!嗚嗚嗚……求求你們…醒醒吧……」他不斷的拍打他們,眼淚像斷線的珍珠般落下,但,不論怎麼叫都無法讓他們再次醒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糰子才再次站起身,當他要離開時,他看到了一張紙,上面寫著一些字,糰子湊近將那張紙拿起來看……

  

  王下令凡在一個月內將兔妖滅族者,將得到一生用不盡的財產以及女人,但若是沒有在一個月內完成任務,將會以試圖匿藏危險物種,並利用其反攻王國的原因判叛國罪,絞刑處理。

  

  「就因為這個原因……到最後還不是兩敗俱傷…………國王太過分了!我們才不是什麼危險的生物呢!」他將只撕爛,飛到城鎮的邊緣降落,走進城鎮。

  「啊啊……根本就是全軍覆沒了吧……」他看著毫無生氣的城鎮感嘆到,

  「為什麼要這樣呢……?一定是國王誤會了吧!」糰子不解的揪了揪自己毛茸茸的耳朵,

  「那就住在這吧!不想回去了……爸爸媽媽應該也不希望我回去吧……」他挑了一棟還不錯的木屋打算定居下來,

  但,剛經歷了這種事的默躺在床上想著怎麼讓國王別繼續誤會下去的法子,所以並沒有發現在某個黑暗的角落有個少年躲在那兒,憤恨的盯著他。

  (另一個人類城鎮隔了一個森林)

人設

輝的人設(前世)

名字:輝

性別:男

身高:185

個性:活潑(?、腹黑(x、霸道

技能:是個迷(x

年齡:18

職業:無

身世:他是在一個富人家出生的,一出生就是銀髮,而在那個年代銀髮象徵著不祥,所以跟他扯上關係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在5歲時被丟棄在森林,被默撿到。在18歲時,被人設計死於仇人的刀下。

家人:不存在的(笑

人設

輝的人設(現世)

名字:輝

性別:男

身高:185

個性:活潑(?、腹黑(x、霸道

技能:是個迷(x

年齡:18

職業:無

身世:他是在一個富人家出生的,一出生就是銀髮,而在那個年代銀髮象徵著不祥,所以跟他扯上關係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在5歲時被丟棄在森林,被默撿到。在18歲時,被人設計死於仇人的刀下。

家人:不存在的(笑

人設

默的人設

名字:默

性別:男

身高:150

個性:傲嬌、多愁善感、比較敏感、刀子嘴豆腐心(???)

技能:空

年齡:233

職業:兔子咖啡廳的老闆((女子力MAX🙂🙂🙂

身世:在大概30歲時有了自己的意識,當時家人還在,並且十分信任人類。在大概80歲時被除妖師害得家破人亡,當時以為人類是有所苦衷的。在83歲時在靠海的地方撿到一個人類嬰兒,將其帶回扶養。在96歲時村民趁默去找食物時將小孩殺了,因為他們覺得妖養的小孩壞風水,當默回來時孩子已經回天乏術,於是他默默的將小孩的遺體埋在當初撿到小孩的地方。在107歲時因為乾旱村民認為是妖怪所致,所以請除妖師來殺了默,但,默也不是省油的燈,於是和除妖師打了起來,最後還是軟下心、讓其封印他。

於是從107歲到229歲都被囚禁在暗房裡,由於平時他們都在拿他做實驗,這裡切一塊啦、那切一塊啦,他受不了他們如此對待他,於是殺光所有在場的人類,從此開始厭惡人類。

在233歲加入宇宙奶昔,最近因為隊長是人類(?)的關係漸漸沒有那麼討厭人類了。

家人:哥哥(亡)、姐姐(亡)、爸爸(亡)、媽媽(亡)、養子(亡)